正版挂牌全篇最完整篇2018

心灵之约_新浪博客

发布时间:2019-08-19

  0090开奖直播金秋的京城,处处洋溢着祖国60年华诞的欢乐与祥和。我静坐书斋,脑海里的思绪,借助十指对键盘的敲击,闪烁于液晶屏。物欲横流的时代,年轻人们疲于生计,选择拨冗静坐,我的勇气源于对母校那份绵绵思情。

  时光荏苒,转瞬间自己已至而立之年。半个甲子,对于人的一生轮转,已经不能算短,酸甜苦辣亦已遍尝。然而,回忆当年负笈于浙中的数载岁月,自己还是思绪万千。

  作为浙江中医学院中药92级学生和98级硕士研究生,我见证了母校近二十年来的巨大变迁,为母校所取得辉煌成就感到无比的自豪!

  还记得1992年刚入校时,曾为“马路校园”而黯然神伤;因为操场太小,学生只能隔日出操;1994年有同学在无遮挡的篮球场打球时不慎撞倒一位推着自行车横过球场的老人,这一偶发事件被杭州日报的记者片面报道后,引发舆论的轩然大波

  情谊悠悠,岁月如流,蓦然回首,已毕业近八年了,仍记得我们共同的标记——98药本年。

  时光总是太短暂,留下了你我的眷恋,刻下了自信和恬然;生活就是这样。盼望它飞跃时,它总是慢悠悠;等体会到个中滋味,想多留它须时,它却如落花流水匆匆逝去。时慢时快时疾时缓,时悲时喜时乐时苦。愁与苦为伴,欢与乐同行。聚散皆是缘,离合总关情。

  听留校的同学说今年是母校50周年校庆,算算自己毕业竟有6年!不禁想起自己4年的大学生活,这4年是快乐的、充实的,能成为浙江中医药大学的一名学生,我是幸运的!

  我是99年入学的,药学系中药(新产品开发)专业。当时还叫中药系,是学校人数最少的系了,只有一专一本两个专业,以前专科本科每年级都只有一个班,99年扩招,本科招了两个班,全系在校生加起来不到200人。也许正因为人少,所以大家都互相认识,学长对我们新生特别照顾,那时我们新生男生寝室在一楼

  由于工作原因经常有机会回母校走走看看,也不觉得母校有什么变化,突闻母校即将迎来建校50年,不禁想起,母校40年华诞之时,我还曾是刚入学不久的新生,一晃已是十年。回忆、怀念、感恩、豪情一起涌上心头,给人一种淡淡的温暖、感慨、喜悦!

  1995年的9月1日,我怀着激动而又忐忑的心情,坐了4个多小时的火车,来到浙江中医学院,开始了我的四年大学生活。从那一刻起,在母校的引领下,我开始了步入中药学科学研究的神圣殿堂的漫长旅程。在211、985名校林立的今天看来,也许浙江中医学院有点朴素,但正是她那朴实宽厚的胸怀,包容、呵护着年青而不谙世事的我们,让我们远离尘嚣,静心求学。比起热门专业,中医药实在算不得有什么诱惑力,但正是在母校的悉心培育之下,我看到了祖国传统医药瑰宝的魅力所在,我找到了自己热爱并为之奋斗一生的专业。“求本远志”的校训铭记于心,每每当我懈怠之时,总是会从校训中找到无穷的力量。做学问拼事业,志存高远、锐意创新永远都适用。

  夏末,女孩,自行车,行李,学校……往事像一本被收藏的书,一页一页地翻开了。

  15年前,一个夏天的午后,我随着母亲一起,用自行车推着行李来到了位于杭州环城西路贴沙河畔的浙江中医学院老浙大校区,浙江中医药大学的前身,报道。绿砖、白墙、黑瓦,风吹拂过,红色的T恤、白色的百褶裙——仿佛为我接下来的大学生活标注了一个鲜明的、亮丽的青春印记;

  恍如一梦长安别,秦国风云变十年。犹记当时离校处,依依握手泪花涟。那年夏天,曾经以为,世界很美,没得让人醉,吹熄姥姥

  对中医药的情感,源于中学时代的一次实践。那时,最疼爱我的奶奶患了高血压和胆囊炎,仔细读了家中的《浙江常用中草药》一书后,我抱着试试看的心理,上山采集了野菊花、车前草和凤尾草。也不知是不是奶奶想安慰我,一段时间过去,奶奶说血压降了,胆囊炎也不发作了,可是,当时的我,对中医药确实是深信不疑了。从此,中医药在我心中深深地扎下了根。有段时间,凤凰山、玉皇山、宝石山、吴山都成了我的采药之处。

  如果说中医药是中华传统文化的缩影,那中医药院校就是孕育中华传统文化的摇篮。高考那年,我如愿以偿地考入了浙江中医院中药系(现浙江中医药大学药学院)。老师的谆谆教导,加上对中医药的浓厚兴趣,我像一个在沙漠中见到绿洲的旅人,尽情地汲取中医药知识的养分。十分有幸地,在学期间聆听到了何任、林乾良、施顺清、金贻郎等老先生的精彩讲课,进一步坚定了我学习中医药的信心和决心。他们至今还是我心中的楷模和榜样。也十分有幸地,在著名的求是书院边,度过了六年的求学生涯。

  回忆在浙江中医学院学习的日子里,对我学术观和人生观产生深刻影响的,就是我的硕士导师陈锡林老师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